第十章  期間計算

本章導言

本章是關于期間計算的規定。期間是一種重要的法律事實,是民事法律關系產生、變更和終止的重要依據。民法典有關期間的規定并不鮮見,民事主體開展民事活動時也經常約定各種期間,所以民法典必須規定期間的計算方法,以此細化和補充相關法律規定和當事人意思之不備,減少法律適用歧義和民事糾紛,節省民事交易成本。

本章指稱的期間可以分為期日和期間兩種,前者是指某一特定的時間點,例如某年、某日、某時等。后者是指兩個期日之間的時間段,例如一年、三天、五小時等。本章共計5條,主要規定了期間的計算單位、期間的起算與結束、期間結束日的順延和期間可以法定或者約定等。本章規定是針對自期間起算點向將來計算的情形,即順算。至于自起算點回溯計算的情形,即逆算,可類推適用順算的計算方法。

第二百條  民法所稱的期間按照公歷年、月、日、小時計算。

釋義

本條是關于期間的計算單位的規定。

期間是從某一時間起至某一時間止的時限。任何具有法律意義的民事活動,都可以在時間的長河中標注出一段線或一個點,但是這段線如何計算長度和如何確定其起點和重點在民事主體權利義務分配以及責任的分擔中十分重要。法律將期間的計算方法予以明確,以此提高法律適用的可預測性,使得民事主體權利義務的分配以及責任的承擔更加明確。

本條規定旨在明確民法上的期間按照公歷的年、日、小時來計算,這與我國部分地區偶爾適用的農歷計算方法不同。我國很多農村地區目前仍然使用農歷計年,例如結婚日期、出生日期等還是用農歷標注,但這只是民間的計算方法而已,法律并不認同。民法認可的期間計算方法為公歷計算法,必須采用公歷日期,也就是說1、3、5、7、8、10和12月份每月有31天,2月份平年和閏年,各自有28天和29天,其他月份每月有30天。公歷計算法不使用民間俗稱的“大、小年”“閏年”等。民法認可公歷計算法也是我國民法與世界法律接軌的表現。

第二百零一條  按照年、月、日計算期間的,開始的當日不計入,自下一日開始計算。

按照小時計算期間的,自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的時間開始計算。

釋義

本條是關于期間起算點確定規則的規定。

理解本條主要把握以下兩點要點:

第一,開始當日不計入期間。舉例說明:甲和乙于3月7日簽訂了一份買賣合同,雙方約定“自合同簽訂之日起10日內,乙一次性交付定金10萬元”。3月7日是雙方簽訂合同的日期,而該日不計入期間內,所以應當從3月8日開始計算10天為乙方支付定金的期間。既然期間已經開始了為何開始當日又不計算在內?原因在于法律事實發生后,當天已經不足一天了,將當天計算在內的做法對當事人是不公平的,也不符合交易習慣,況且《民事訴訟法》關于期間的規定也是如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125條規定:“依照民事訴訟法第82條第2款規定,民事訴訟中以時起算的期間從次時起算;以日、月、年計算的期間從次日起算!保┰V訟法是程序法,民法典是實體法,為了保證同樣的案件依照實體法與程序法的規定都能夠實現結果的一致性,開始的當天也不應算入期間。

第二,按照小時計算期間的,自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的時間開始計算。即雙方約定一個時間點,那么久從這個時間點開始計算期間。例如,因乙方欠費,甲方通過短信向乙方通知將于今日9點起通過GPS鎖機10個小時,則自上午9點起開始計算10個小時為鎖機的期間。

按照年、月、日計算期間的,到期月的對應日為期間的最后一日;沒有對應日的,月末日為期間的最后一日。

釋義

本條是關于期間重點確定規則的一般規定。

理解本條主要把握以下兩個要點:

第一,到期月的對應日為期間的最后一日。例如,乙從甲處購買家用電器,雙方約定乙應當自2019年1月15日起,5個月內將余款還清。那么乙支付余款的期間起算點應當是2019年1月16日,到期月是6月,到期月的對應日是6月15日,即乙支付余款的期間應當是2019年1月16日至2019年6月15日。

第二,如果到期月沒有對應日,則月末日為最后一日。例如,乙從甲處購買家用電器,雙方約定乙應當自2019年1月31日起,5個月內將余款還清。即到期月是6月,到期月的對應日應該是31日,而6月沒有31日,所以應當到期月6月的月末為最后一日,也就是6月30日是期間的最后一日,即乙支付余款的期間為2019年2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主義,31日在2月、4月、6月、9月、11月無對應日。30日在2月無對應日。29日在平年的2月無對應日。

第二百零三條  期間的最后一日是法定休假日的,以法定休假日結束的次日為期間的最后一日。

期間的最后一日的截止時間為二十四小時;有業務時間的,停止業務活動的時間為截止時間。

釋義

本條是關于期間重點確定規則的特殊規定。

所謂法定休假日,既包括法定節假日,也包括周六、周日。法定節假日是根據國家、民族的風俗習慣或紀念要求,由國家法律統一規定的用以進行慶祝以及獨家的休息時間。休假日中,合同的當事人以及影響合同正常履行的第三人或者機構都要進行休息,因此,期間結束最后一日是法定休息日的應當順延到次日。例如,乙從甲處購買家用電器,雙方簽訂買賣合同約定:乙應當自2019年1月1日起,4個月內將余款還清。還款期的起點應該是1月2日,終點本是5月1日,由于5月1日是法定休假日,由此就應當以5月2日為期間的最后一日。當然,這是指只有5月1日這一天為法定休假日的情形,如果法定節假日為5月1日至7日的話,那么期間的最后一日就應該是5月8日。

“期間的最后一日的截止時間為二十四小時;有業務時間的,停止業務活動的時間為截止時間!币话愣,最后一天的具體截止時間應該是24時,如果義務的履行或者權利的行使有特殊業務活動時間限制的話,那最后一天的具體截止時間不能是24時,而是停止業務活動的時間為具體截止時間。業務活動例如出賣人交付貨物可能需要快遞或者物流服務,而快遞或者物流服務一般不可能24小時隨時都能收發貨。如果快遞或者物流服務每天收發貨的具體時間為早8點到晚7點,那么晚7點就是出賣人交付貨物期間最后一天的具體截止時間,而不是最后一天的24時。

第二百零四條  期間的計算方法依照本法的規定,但是法律另有規定或者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

釋義

本條是關于期間計算方法可以法定或約定的規定。

本條意指《民法典》第200-203條關于期間計算方法的規定原則上當事人都要遵守,如果其他法律另有規定或者當事人另有約定的話,要優先遵從其他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的約定。本條實際上蘊含三個方面的意思表示:

第一,特別法優于一般法。慮及民事主體開展民事活動時經常會用到期間,民法典規定相對統一的期間計算方法,為民事主體開展民事活動提供同意的參照規則,可以減少不必要的交易誤會和糾紛,方便民事主體的生活,促進民事交易;钴S市場經濟,穩定法律秩序!睹穹ǖ洹返200-203條之立法目的便在于此。民法典僅是民事領域的基本法(或言一般法),除此之外,我國民事領域還有很多民事單行法或者訴訟法等特別法存在。當此類特別法對期間的計算方法有特殊規定時,按照特別法優于一般法的法律適用規則,期間的計算方法應當優先適用此類特別法的規定,這也就是本條指稱的“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例如《民事訴訟法》(2017年修正)第82條第4款規定:“期間不包括在途時間,訴訟文書在期滿錢交郵的,不算過期!痹撘幎ň褪潜緱l指稱的“法律另有規定”的情形之一。

第二,尊重意思自治。民法是私法,講求意思自治,這也是民法自愿原則的體現和要求。民法典需要充分尊重但是人的意思自治,當事人有特定交易習慣或者對期間的計算方法能夠達成一致約定的,民法典應當認可,所以本條規定“當事人另有規定的除外”。例如甲乙二人簽訂買賣合同,約定乙需在合同簽訂后15個工作日內交付貨款。此時二人約定的乙交付貨款的期間寄宿你單位是工作日,而非自然日,只要該約定為二人真是自愿的意思表示,那么乙交付貨款的期間寄宿你單位就應當適用該約定的工作日,而非法定的自然日。當然,當事人對期間計算方法的約定并非完全沒有限制,尚須遵守民法基本原則和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第三,特別規定由于一般規定。本條與《民法典》第200-203條構成了特別規定與一般規定的關系,即《民法典》第200-203條是法定的期間計算方法的規定,原則上講,民事主體開展民事活動要遵循上述規定。但是如果民事主體在開展民事活動時存在本條規定的情形,那么優先適用本條的規定。從適用順位的角度來講,在期間計算方法的選擇層面,本條賦予了民事主體更大的選擇余地。換言之,民事主體可以通過本條來排除《民法典》第200-203條的規定,民事主體在選擇期間計算單位時其只能選擇年、月、日、小時。但是按照本條的規定,民事主體完全可以選擇用“半月”“周”“季度”等單位來計算期間,只要該約定不違反民法基本原則和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即可。